您所在位置:> 海口网首页 > 科技 > 正文

陈一舟酒后卖人人网:最怕人人剩余价值用完后被抛弃

2020-01-02 16:14:23 来源:新京报 繁体中文 有奖报错 发表评论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

多牛传媒创始人王乐(左)和姜楠(右)。

多牛传媒创始人王乐(左)和姜楠(右)。

  历经近一年,多牛传媒重新设计的“人人”应用正式公测。2019年底,上线一天后,该应用冲进苹果应用商店社交免费应用排行榜。此前多牛传媒并购人人网后,继承了相关资产和用户,开始着手对其进行调整,全新的人人延续了此前人人网的定位,是注重校园关系的社交网络。

  2019年12月31日,对于这场交易背后的细节以及未来人人网产品的发展,多牛传媒董事长王乐和首席执行官姜楠在其办公室接受了《新京报》记者独家专访。

  陈一舟酒后吐真言,不能接受买家榨取人人价值

  《新京报》:过去一年中,多牛接手后都做了什么?

  姜楠:人人是个老产品,这曾是一个互联网排前三四名公司的核心产品,积累了2.4亿实名注册用户的庞大数据。我们用了将近9个月的时间,去整理它后台所有的数据和接口,即使到今天仍然有很多的问题。

  几十亿张照片、上百亿条动态,我认为到2020年的今天也不见得整理完成。我们需要大量的存储空间。我们当时只看见了巨大的一笔财富放在那里,但是被放在了很多箱子、格子之中,并不统一。

  过去这么长时间,要整合新的App,选取新的功能。我们团队进行了几轮探讨,包括公司高管层、行业人士的调研,以及以前人人的这些同事,我们最终确定哪些功能要保留。对于用户怨声载道的直播,我们把它分离成为两个应用(指人人网和人人直播),这也花费了很长时间。

  《新京报》:当初为什么会想要收购人人?

  姜楠:我们看到那么大的规模和用户基数,覆盖了85后到95前,中国近10年高比例的真实的同学关系,这是第一个基础。第二个是人人的品牌,一个商业并购刷屏整个互联网,当时甚至在热搜上超过了阿信和蔡依林的绯闻。第三,我们也考虑了能否激活资产。12月30日开始的公测回答了这个问题,很多人都选择回来看看,因为这个平台记录了他的所有的青春。我们也基于自己的能力去计算唤醒这个产品划不划算。

  我们可以算笔账,2亿多的用户,至少有1.5亿的净用户,然后从中唤醒10%,也就是1500万,而市场上平均每个用户的唤醒价格是10到15元,也就是说我们的唤醒成本是2亿,可现在市场上想做社交产品的,花2亿,保证你什么也看不见,打水花。

  《新京报》:是否如外界说的陈一舟在找接盘?你们是如何跟陈一舟谈的?

  姜楠:到今天,我们还在讨论这笔收购是否正确。其实从陈一舟的公司资产来看,他其实不一定需要卖掉人人,而他确实也是我们的股东。他更了解我们创始人、管理层的性格以及公司的能力。

  应该这么讲,找陈一舟的人很多,包括一些很大的品牌,这些人可能比我们的出价更好,但最后的结局可能是把人人网最后的剩余价值利用完,把它关闭。这是陈一舟情感上所不能接受的。

  王乐:2017年前后,天很冷的时候,我们曾在日本跟陈一舟有一次碰面。我们都是人人老用户,就自然谈到了产品。

  姜楠:我印象比较深,那天喝了酒,是一个非正式状态下的深度交流,我们聊了很多对互联网未来的看法,包括各种产品的讨论,包括怎么看待人人。然后我们吐槽他,你把直播捆在一块是自杀。我俩直截了当地表达,如果你还有兴趣,觉得这件事还可以弄,我们觉得我们可以做,你信任我俩。

  《新京报》:陈一舟最后拍板决定卖掉人人网的时间是?

  姜楠:陈一舟说回北京我们大伙再聊聊,其实他心里就开始有数了,当然中间也有人给他报价,好像真正定下来就是夏天的时候,是吧?

  王乐:到了谈商务条款其实已经是定了。

  《新京报》:这期间,你们的报价发生过变化吗?

  姜楠:价格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因为陈一舟本身也是多牛的股东。

  王乐:人人是上市公司,审计委员会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软银等股东都在审查,所以陈一舟不可能低了卖。我们这边股东也有深创投、海尔、完美世界,所以也不可能偏离其价值。

  8年时间,中国市场再无校园社交龙头

  《新京报》:如今,人人网的价值是什么?

  姜楠:在中国的互联网历史上,2个多亿注册用户的产品比比皆是,但是实名的,而且有强社交关系的产品实在太少了。它曾经就是中国的Facebook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2点多亿实名注册用户。我知道你是谁,你同学是谁?甚至你同学的同学是谁?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想做社交这件事情,场景比社交本身更重要。人人曾经是中国校园的头把交椅,从它上市到现在8年了,仍然没有另一个人人出现。

  《新京报》:这背后社交需求是否已被泛化,不再需要一个具体应用?

  姜楠:游戏、视频、直播这类都是轻社交,都是典型的娱乐占比60%以上的产品。校园是特殊场景,而且它是熟人社交。人人是一个熟人的生态,是一个需求明确的场景,并不是说用户被其他社交行为分散掉。人人这个产品最大的可惜的地方就是没有坚持这个问题。

  《新京报》:人人网遇到了哪些问题?

  姜楠:当公司上市了,它面对很多压力,尤其是盈利,他当时做过很多的产品,但是唯独没有在社交上面持续发力。问题是什么?太烧钱又赚不到钱。可是你事后看,到今天,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变现效率是它在PC的几十倍,它没有坚持到市场上有更好的变现回报给它的时候。

  《新京报》:陈一舟为什么没有抓住移动互联网?

  王乐:人人是四大概念上市,人人网对应中国的Facebook,56网对应中国的YouTobe,糯米对应的中国的Groupon,人人游戏对照Zynga,所以上市后,市值一度也成为中国前三大互联网公司,仅次于腾讯和百度。

  随之而来有两个问题,第一,你每天亏这多钱,所以你被迫要做一些事情;第二,你已经做到了百亿市值(彼时人人股价高峰时不足百亿),那么就要做到千亿,所以在那时候做了很多布局,做了很多的尝试。而这些东西,我们很难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去看。

  当时,人人和中移动的飞信交流过合并的事情。如果在那个时候真的能做成,那今天的移动社交的格局也许会有另外一番景象。

  姜楠:我们看看Facebook经历了什么,Facebook在海外同样经历了其他产品的崛起,但Facebook为什么今天仍然是如日中天。就是坚持做下去。

  王乐:至少没有彻底放弃,Facebook做了VR这条线,做了AI人工智能这条线,在这些新的布局发挥作用之前,在社交的坚守上是对的。一个公司在迈向新的阶段的时候,迷茫一个阶段是常有的事情,无非就是多元化、国际化。人人遇到的问题并不是孤例。

  新版人人测试,大量涌入的用户曾让系统崩盘

  《新京报》:多牛从人人继承了什么?

  姜楠:团队是以新人为主的,也有一些人人的工程师;对于产品,我们只能说先承接和继承,开发需要时间。多牛本身自己拥有旗下的多元的产品,本身公司的业务是健康的,我们不会追求人人在短期之内的回报。

  陈一舟帮我证明了当年的这条路选择的是多么的正确,在校园中场景是真实存在的。在中国互联网做事情,想找到正确的路,都要付出很大的成本。其次,这么庞大的用户资产和规模,让我们有了一个好的获客基础和场景。第三,我们拥有了人人品牌和商标。

  我们重新做了App,但里面有大量的老产品的接口,我还需要对这些进行稳定迭代。

  《新京报》:收购后,人人网是如何安排团队接手?如何管理?

  姜楠:在内部的管理中是一个独立的业务团队,目前正在招兵买马的过程中。如果单独来看的话,人人应该是我们团队中目前投入兵力最多的。从业务汇报路线,我们还有一个合伙人,技术出身,来去掌管更多日常的工作。

  王乐:在人人这个项目上,其实我们需要整个公司所有人的支持。

  《新京报》:目前,产品运转如何?

  姜楠:我们10月份做过一个小测试版,没想到那么大规模的用户进来,导致我们压力很大。我不能透露具体的数据,但达到了百万级。我们当时准备严重不足,从带宽、用户数据的接口调用,占用了太多的资源,导致很多用户在使用上遇到了系统崩溃。公测后,我们临时增加了带宽,直到第二天的凌晨1:40,峰值才降下来。

  《新京报》:接手后,产品有哪些创新?

  姜楠:我们之前也去想过这个问题,说用户来了之后是不是观光客?我们做了推荐的机制,运用千人千面的技术,推荐用户去刷朋友的相关内容。除了附近的人,还增加了运动记录等一些新的功能,现在只是公开测试的版本,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。

  王乐:这些年技术在不断发展,社交的玩法有了很多创新,人人网在社交方面需要补的课很多,当然,创新的点也很多,我们会持续在这个方向投入。

  姜楠:只要是社交线上有新的东西我们都会去尝试。

  《新京报》:你认为真实关系是人人网的价值之一,那么如今大家还愿意实名社交吗?尤其是遇到那些黑历史。

  姜楠:国家规定社交产品必须实名了,不实名注册不了。产品中增加了手机号绑定。对于所谓“黑历史”,我们觉得这个事,其实是个善意的玩笑,大家更多的是调侃。我们所看到的数据中,用户自己对自己的删除和对自己的隐私保护的处理比例非常低,黑历史更多的是调侃,并不是说大家对于这个东西的真正的恐惧。

  《新京报》人人网会遇到和Facebook同样的用户隐私保护问题吗?

  姜楠:首先,我们尽最大可能完整地保护了用户的所有的隐私,甚至说在整个交易的过程中,对于隐私的要求都是非常严格。其次,我们设置了隐私的权限,你可以选择对谁可见。在老产品上加新功能是我们头疼无比的一件事情,要调试各种接口,我们仍然还是强制性地做了,是希望用户上来之后他有自己的选择。

  王乐:在转移过程中必须要完整,让它没有拷贝,有唯一性。

  姜楠:在收购时,我们至少花了4个半月的时间去看所有的数据的完整性,去做相关的数据的保密协议和隐私策略的协议,并设计迁移的方案。人人网的迁移是直接将服务器从物理上都直接转移了,交接了数千台服务器。

  淡忘怀旧,社交仍是用户过亿的最好赛道

  《新京报》:你会担心用户从人人网回到强关系的微信去吗?

  姜楠:其实这是一个偏见。大家对微信本身都存在了一个偏见。微信明显是个有社交属性的通讯工具,任何事情都会回到微信上。但是,作为一个用户,你在哪发什么内容?你在哪聊什么?跟谁聊?都是用户的选择,大家需要的是不同的场景。

  对于人人的回归,大家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的是对自己青春的缅怀。我们发布了一个H5页面,可以显示你在人人多少天、发布了多少条动态。我们看到很多人都在转发到朋友圈。

  王乐:我们有一个用户连续4500多天,每天都登录网站签到。

  《新京报》:那你们觉得这种怀旧能持续多久?

  姜楠:我们在朋友圈真的会发很多东西吗?恕我直言,我的生活、我的工作全捆在一块了。我们的朋友圈一点也不真实。

  为什么我们可以在这场交易上用“赌”这个词?为什么我们赌它的资产、赌它的品牌、赌它的用户行为?就是因为我们赌它的场景,大家是个真实的社交场景,我跟你是同学,我在那去吐槽某一件事情,我想去说一句真话,你会放大它吗?不会。中国人对于同学情和战友情是看得极重的。

  王乐:最近我们最关注的是老用户能否顺利回归,因为他们从大学毕业以后,有些人邮箱变了、手机变了,当年的能不能顺利找回?能不能顺畅地把过去的照片历史保存好,并且很安全。用户可以通过人人网来跟很多失去联系的朋友联系起来,这是第一步,第一步做好了才有后面的动作。

  姜楠:我们相信很多人来了,他可能又走了,或者删了他自己不想去看的东西,甚至设置关闭。但是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大部分的用户仍然沉淀下来,去跟他的朋友,他真正这样的同学们、好朋友们去进行了深度的交流,目前这些用户很稳定。

  《新京报》:那目前在校园赛道上,你们的竞争对手是谁?

  姜楠:我们刚出来测试的时候,有人说一个叫做朋友的产品也重出江湖(朋友为腾讯的产品),我说这跟我们没关系。我们并没有去给自己设一个假想的对手。或者说,我的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2011年的人人。

  王乐:时代变了,不可能再靠注册送鸡腿、偷菜、抢车位这样的方式吸引用户。研究新的用户需求并很好地满足,远比说我找什么对手有趣。

  《新京报》:为什么2019年,整个行业都很重视社交产品?

  王乐:今天无论是做游戏、做电商,还是做其他什么,门槛非常高。你投进去几个亿,很可能没有什么声响。但是,这个行业就没有以小博大的机会了吗?投入四五十个人团队,就能干出一个上亿用户的产品,恐怕社交是这里面为数不多的赛道之一。有明确场景的社交值得投入,总比烧在其他事情上强。

  《新京报》:目前有融资上市相关计划吗?

  姜楠:我们有些规划和想法,也有很多投资人和我们交流,我们并不是特别急迫。当时,收购人人上市公司的确是一个选项方案,但我们并没有那么做。

  王乐:我们选择了买资产,这样纯粹一点,因为我们并不想搞上市资本运作,我们就是想做校园社交。

  人人网小传

  人人的前身是美团创始人王兴在2005年创建的校内网,他曾沉迷于“六度人脉”理论,并期望能够做出一款社交产品。最初校内网对标美国的Facebook,需要使用edu结尾的邮箱注册,用户也就圈定在高校学生群体。以注册送“鸡腿”的方式,开始在北京等地高校推广用户。

  2006年,曾经创立ChinaRen和5Q校园网的陈一舟,从王兴手中收购了校内网,并组成了人人网。这一年Facebook和推特大行其道,社交领域创业开启一轮高潮,进入Web2.0时代。2010年,人人和其竞争对手开心网合并。

  2011年5月,人人被打造为“中国版Facebook”,在纽交所上市,彼时开盘价较发行价上涨39.28%,74.83亿美元市值一举超越了多家中国老牌互联网公司,一度冲高至美国中概股的第二名,后来仅次于腾讯和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排名的第三。

  不过,随着其他社交平台兴起,移动互联网到来,以及学生群体开始进入职场,人人网开始落伍。2011年到2015年,人人网虽然做了大量尝试,包括推出糯米网、经纬网等,以及收购了视频网站56网,业务涉及团购、视频、游戏等。但这一时间,高管离职,季度营收净利大幅下滑,公司出现大规模裁员。

  对于人人网,2016年,陈一舟接受采访时表示,人人已经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,而做社交的团队仅剩下200人左右。同年,陈一舟大力推广人人直播,人人网链接自动跳转导流,引来用户大批质疑。直播业务2018年初就已经暴跌至不到20万。

  2018年,陈一舟宣布区块链项目“人人坊”和代币“RRCoin”,其希望将其应用在业务多个场景,但很快,RRCoin即遭遇监管部门约谈,最后只能退币。2018年8月,陈一舟在一篇长文中感叹,“我已经不懂社交了”。

  11月14日,人人公司宣布,人人网社交平台业务相关资产以2000万美元现金出售给多牛传媒,而人人公司获得多牛传媒开曼公司发行的4000万美元股份。多牛传媒运营的DoNews曾归属于人人公司,而陈一舟目前仍位列其董事席。

  当日,陈一舟发文称,有大量的外部团队和公司和其接触,而选择多牛传媒是因为后者“发展很快,商业模式也不错”,创始人王乐和碟子(真名“姜楠”)喜欢研究产品,“他们公司的盘子足够大,有足够的实力接盘人人网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 梁辰 编辑 徐超 校对 李项玲

  本网声明: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该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做删除处理。

声明:海口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网站简介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媒体报道 | 合作伙伴 | 人才招聘 | 营销中心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
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:ICP备12015329号
© 海口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QQ:764761084